当前位置: 首页 > 励志 > 励志故事 > 韩红:一名做慈善的音乐人 美文标题

韩红:一名做慈善的音乐人

时间:2020-07-16 12:05 来源:散文网(paumad.com) 作者:聚梦文学网 阅读:

  韩红:一名做慈善的音乐人
 
  唱歌的韩红,在演艺圈是大姐大;走下舞台的韩红,在慈善界更是一个狠人。
 
  1
 
  1971年9月26日,苍茫的青藏高原上响起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亲人为这个新生儿取名央金卓玛,汉名韩红。她的母亲雍西,让《北京的金山上》从雪域高原传遍四方。而父亲韩宝来,是成都军区战旗歌舞团的相声演员,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之家。
韩红:一名做慈善的音乐人
  阿爸阿妈外出会演的日子,她便坐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流云,唱着歌等他们回家,音乐是小女孩心中的最爱。当他们回来时,总会带一样小礼物,或是玩具,或是零食,那是小女孩最快乐的时刻。可惜小央金的快乐只延续到6岁。那年,她的父亲在慰问演出途中不幸殉职。母亲改嫁后,韩红就被送到奶奶家生活,从出生地青藏高原,一个人坐三天三夜的火车去北京,从此与母亲天各一方,奶奶靠着卖冰棍、糊纸盒来养活她。
 
  去北京的路很远,列车开了三天三夜。小小的女孩攥着那张儿童无座票缩在角落,一小包饼干是她全部的行李。她最害怕过山洞,“因为山洞里有妖魔鬼怪”,后来的采访中,她提到童年依然心有戚戚,说:我已经40岁的人了,在坐火车过山洞的时候依然要把眼睛蒙上。
 
  在北京车站等着接韩红的奶奶,在看到韩红的那一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把她搂进怀里。奶奶的怀抱如同黢深隧道里的一盏柔灯,温暖了韩红游离的心,也让她自此开始了和奶奶相依为命的日子。
 
  2
 
  成年后的韩红喜欢音乐,却因为身材而星途坎坷。考进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又唱了十年,才能借钱出第一张唱片《雪域光芒》。直到1985年年底,碰壁3年的韩红终于捧回全国首届“金孔雀”杯声乐大赛北京赛区优秀奖证书,她和奶奶兴奋得一连几夜都没有睡好。
 
  第二年,韩红被招进了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本以为纵情歌唱的日子就要来临,命运却让她走上了另一条路。一纸调令,韩红从文工团去了通讯站。9年通信兵生涯,她不曾忘记音乐梦想。终于在1995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同年,她带着奶奶卖冰棍、糊纸盒攒了整整10年的30000元,拍出一支MtV,《喜马拉雅》。
 
  拿著奶奶的血汗钱,她誓要搏出个名堂。
 
  事实证明,韩红赢了。她一路过关斩将,获得中央电视台音乐电视大赛铜奖。就这样,韩红从高原唱到部队,又从部队唱到中央电视台,那一年,她24岁。
 
  韩红火了,商演邀约纷至沓来,音乐类奖项也拿到手软。可能是从小虽苦也得到众人的善意吧,成名后的韩红特别能够体会别人的艰苦。2005年,韩红的奶奶去世,她患上了抑郁症,3年几乎从不出门。怎么走出来的呢?她想的是:“已经没有人爱我了,那我就去爱那些跟我一样需要爱却没有爱的孩子们。”
 
  从此,除了捐空自己的钱,她还收养了几百个孩子。如果你听过《天亮了》这首歌,应该多少也知道背后的故事。
 
  3
 
  1999年10月3日,在贵州马岭河风景区,正在运行的缆车突然坠毁,在缆车坠落的那一刹那,车厢内来自南宁市的潘天麒、贺艳文夫妇,不约而同地使劲将年仅两岁半的儿子高高举起。结果,这名名叫潘子灏的孩子只是嘴唇受了点轻伤,而他的双亲却先后死去。2岁半的潘子灏成了孤儿。
 
  当时韩红就收养了他,到今年,孩子也已经20岁出头了。
 
  这些年来,韩红的公益理念也在不断发展——从一腔热情的捐资救人,到组织起团队筹划更有规模和长期效应的慈善项目,而她的慈善理念就如同她说的这段话——“我当不了超人,我只能做默默坚持奔跑的阿甘。人这一辈子究竟能够得到多少,能活得有多好,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天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可以摸着我的良心问:在你的有生之年你曾经帮助过多少人,你又曾温暖过多少人。我想告诉所有人,希望你们跟我一样,傻傻地活着,你喜欢做,就认真去做,不要想结果。”
 
  眼下她在倡导的,是“随手公益,随处公益,随心公益,随意公益”,也就是说,做公益的人,不需要很有钱,也不需要很有闲,你可以匀出一点小钱,匀出一点微小的时间,只要有心,随时随地都能随手做一些随意的公益。
 
  韩红身体力行地做公益,不过是想告诉那些活在幸福里的人们,还有好多人活得水深火热、衣衫褴褛需要别人的帮助。
 
  4
 
  时至今日,韩红已经收养280余名孤儿,直接或间接资助的孩子更是不计其数。从2008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起,韩红的提案几乎全部围绕着儿童权益。其中关于女童的相关提案,在她10年的任期中已经提了9年。她本不是儿童问题专家,为弥补自己专业知识不足,便邀请专业人士出谋划策,如今,她团队中的律师已经增加到26位。
 
  为了慈善,一向高傲的韩红愿意折腰。如果资助不够,她就掏出家底把钱往里砸。
 
  她不买房,不置业,不消费奢侈品。也曾有人劝她,让慈善的脚步停一停,去参加一些商演、综艺为自己做积累。韩红婉言拒绝:“我能维持每天的一粥一饭就够了,即便赚来钱,我也会投入到慈善中。”
 
  她的所谓的一粥一饭,有时就是馒头蘸着辣酱,再配上一碗清粥。
 
  这一次韩红也没有否认:“这些年做慈善,我的确快捐空了。”
 
  向来远离娱乐的她之所以选择去参与,一半为酬劳,而另一半也为音乐。出道23年,做慈善19年,韩红的一切都是通透的,或好或坏她都坦然地展露给世人看,毫无任何隐瞒。
 
  韩红说:“我一直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憨很傻,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不减肥,不说谎,不作假,不虚伪,我用我的良心一点一点摸爬滚打。有人说我很笨很傻,很容易就可以占到我的便宜,我告诉他们,我笨就有我笨的作为,不知索取;我做公益,没有结果,没有答案。所以最终的答案更接近天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