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 > 杂谈 > 真实的鬼故事15个 美文标题

真实的鬼故事15个

时间:2020-03-26 17:33 来源:散文网(paumad.com) 作者:聚梦文学网 阅读:

真实的鬼故事15个

  真实的鬼故事(一):

  这是我7岁的时候发生的一个真实的事件,那两个男孩我都认识,这个事件哄动了整个村子。

  那是夏天的中午,大概正是放暑假吧,两个男孩---那时候应当是上56年级。出去庄稼地里去玩。

真实的鬼故事15个

  在我们当地的农村有个禁忌,就是正午时分是不宜出门的,即使出也不要去野外,因为正午时分,是一天中最凶的时辰,所以在那个时候,村里几乎看不见人。可是两个孩子,正在假期,也正是玩的疯的时候,哪还管的了这些,不明白什么原因,他们跑向了村外的田野,而巧合的是,野地中有一口废弃的机井,其实就是不算很深的井。用来抽水浇地的。两天后,两个孩子的尸体最终就发此刻这口井里。

  事情闹大了,村口一位老人回忆起一件事,老人家在村口,距离出事地点不远在事发的当天,老人在自家院门前闲坐,突然发现两个孩子飞快的从门前经过,让老人惊呀的是,他发现两个孩子几乎是脚不沾地,老人当时还喊了一声,可是孩子们没有任何反映,飞快的直奔那片野地而去,老人当时以为自我有点眼花也就没再想别的。

  有上了岁数的老人一听,当即就断定,孩子们是遭了鬼架了,是被鬼架着扔到了井里,

  这么一说,有个年纪更大的孩子也说了,那口井是有点问题,他在那附近以往打过草,有一天无意向井里看了一眼,竟然发现里面有颗大珠子在井底发出五彩的光,他惊讶和兴奋,当时就想跳下去,但刚到井边,也许是冥冥中的天意,他忽然闻到有说不出来的臭气,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就逃离了那里。

  此事,当然惊动了POLI.CE,但官方给的结论是两个孩子误入废井,而井中缺氧导致窒息死亡

  事后不久,村民们就悄悄把那口井填平了

  这件事已过去20多年了,如果两个孩子还在,此刻也大概是将近40岁的汉子了。

  真实的鬼故事(二):

  突然出现的女鬼

  最终一件事,还是一个学长亲身经历的.说当时学校组织夏令营,他们发现附近有一个医院,废弃了,当年日本和新加坡打仗的时候,日本人在里面杀了很多人,阴气很重,他们当时就决定晚上去.晚上他们两个两个人一排一齐走进去(这样的探险必须要双数的人,否则被落单的那个人必须会出事),看到了一个十字架,是倒过来的,倒过来的十字架表示的是"恶魔的十字架".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最先听到了脚步声,很慢,往他们这边走过来,之后大家都听到了,很害怕,可是没有跑.过了一下子,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他们都放下了心.突然就听到很急促的脚步声,是朝着他们跑过来的.当时大家吓的一齐跑出去了.跑回去以后有一个女生说她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看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护士站在医院门口看着他们.这个女生吓的从晚上哭到早上(想像一下如果你经历这样的事,你必须也会被吓到,更何况是女生).最终他们第二天回去看发现那个倒着的十字架被打碎了。

  真实的鬼故事(三):

  据说,上吊死的人往往不能超生,非要找一个替身。

  有天,有个媳妇和婆婆吵了一架,自我回到了屋里,越想越委屈,心想,活着真没意思。想着想着,就想上了吊得了,就找绳子,找凳子。

  这时候,他老公不放心,来房里看她,又怕惹她生气,就从窗户里看她再干吗,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房里也没点灯,他老公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话说她老公向窗里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在屋里,他女人正在绑绳子,他女人身后,似乎还有一个女人,不停的对着他女人的耳边念叨什么,看摸样却又看不清楚。男人心知不好,当即来到房门前,一脚踹开房门,大喝一声,干啥呢!

  这时候,他女人正在把脖子往绳套里放,被他一喝,一下子从凳子上掉下来,男人再找,哪有别的人,仅有他老婆自我在房里。

  之后,这个女人说,当时,一有死的念头,似乎就有个声音不断在她耳边说,死了吧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她也就身不由己的开始找绳子了。

  有老人说,人一齐死念,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鬼,在你耳边撺掇。这时候人要心境清明,对抗自我的念头,能够大骂或大喝,走开!我活的好好的,才不想死!邪道就可自然而解。

  真实的鬼故事(四):

  男生肩膀上的人头

  说是有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晚上睡不着就下去聊天.聊着聊着那个女生就不说话了,那个男生还在那里手舞足蹈,说的很兴奋,等那个男生说完了,女生说了一句:"不要说了,我们出去."转身就往外走,男生就觉的奇怪,跟出去了.出来了以后那个女生就说在男生说的很起劲的时候他肩膀后面就冒出来一个人头,死盯着自我。

  真实的鬼故事(五):

  在以前,广大的农民并不是人人有地种,要吃饭,就要去地主家当长工,也叫扛活,要明白,这是十分苦的,别的不说,因为没有星期天,要天天干活,一般一年才能分些粮食回自我家,到一年的年底,地主会请长工们吃顿不错的饭,然后每人分上一年的工钱或粮食,让长工们回家过年,等开春了,再回来干活。

  话说有这么几个长工,一齐在离家几十里外的另一个地主家干活,这年年底收成不错,地主晚上请大家吃了顿饺子,还喝了点酒,每人分到了工钱(那时候人实在,不象此刻经常不给民工工资)几个人拿了钱都很高兴,原本是明早走,可是大家兴奋,一年没见老婆了,又喝了点酒,一冲动,就决定今晚回去,几十里路,走半夜就到了,,地主明白了,劝他们,说这条路不太平,因为当时是战争年代,到处死人,劝他们,可是年轻人不听,就坚持出发了。

  走到路上没多久,就下起了雪,几个人仗着酒劲,冒雪而行,可是天实在是冷啊,夜也深了,所以还是冷的厉害,好在都年轻,也能抗住。

  可是快要到家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几个人的体力也都到了极限,那时候其实就是穿手缝的棉袄,不象此刻有皮衣或羽绒服。得多冷啊,正在大家又冷又困的时候,突然发现前边的山脚下有火光,走进一看,几个人在那烤火呢,这下,几个人很兴奋,最终能够暖和一下了。

  走过去,和几个烤火的人说话,可是那几个人似乎不怎样爱说话,只是低着头在烤,几个长工也不管那么多了,就围着火坐下了。

  长工里有个人,岁数大些,经历的事也多,他一坐下,就看那几个烤火的人面色不对,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之后发现这火一点不热,越烤似乎越冷,也许是心智明净吧,他当时就站起来,拉几个同伴,说快到家了我们赶紧赶路吧。可是几个同伴谁也不听,非要再烤会,这个人没有办法,明白再下去会凶险,就一个人离开,回家去找人。

  到家天也就亮了,他赶紧约上乡亲们回来,可是到了地方一看,几个长工已经横七竖八的冻死了。附近哪有什么活啊只是遍布着几具白骨。

  有老人说,那几个人肯定是冻死鬼,半夜点着鬼火,专等着吸活人身上的热气呢。

  真实的鬼故事(六):

  马路上的神秘白影

  有一个学长啊,和同学一齐出去,路途中要经过一段很长的墓地,结果问了好几个司机都不搭他们,最终最终有一个司机答应了,他们就一个人坐前面,这个学长和他的一个朋友就坐后面.他们走啊走就到墓地了,的确很大,突然他就看见前面好像有什么白的东西,然后出租车就开过去了,好象从中间穿过去了,结果他赶紧问他旁边的人,也说看到了,就是坐在前面的那个同学说没看到.

  最终就说不去了,太邪门了.在去的路上,他们本来是要拐一个弯的,半天都没找到;在回来的徒中却又看到了,弄的他们吓死了.

  真实的鬼故事(七):

  这个故事是我听一个长辈讲的,那是50年代的事。据说是真实的,但无从考证了。

  大家如果有地图,能够去查一下,在石太线上(石家庄到太原的铁路)有一个很小的站叫豆妪站,就在这附近的铁路上发生过一齐诡异的惨案,

  当时的铁路还没有此刻这么多的防护措施,很多道口都没有人看护,就在车站附近的一个道口上,接二连三的有人被火车撞死,所以那个道口是一个凶地。

  事情发生在夏天的早晨,一个6岁的小姑娘,暂时起个名字叫叶子吧,跨着个篮子,大概是出来割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铁路中间。这时候铁路两边的农田里,很多大人都在干活,大家看见叶子在铁路中间走,也没在意。

  这时候,远远传来了汽笛声,有火车过来了。

  叶子大概也听见了,不知为什么,就站在路中间,不动了,这时候有大人远远的看见了,就喊,叶子到边上去。可是叶子还是不动,大人以为叶子故意的,因为火车还远,也就没太注意。

  火车渐渐近了,已经远远能看见了,这时候,大人有点急了,就纷纷停下手里的活,喊着叶子快躲开!叶子好象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开始往边上跑,可是这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叶子跑到左边,又掉头往右边跑,跑到右边又掉头往左跑,来来回回,可就是跑不出不宽的铁路,看那情形,分明是路两边有什么东西在往回赶她。

  大人也反映过来了,有男人们就放下东西往路中间跑,女人们也大声喊,叶子快跑!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火车呼啸而过,最终人们只在铁路旁找到了几根头发和一个空篮子。

  那出事的地方,就离那个凶口不到200米,有人说,那是有东西在那里找替身,把小姑娘给硬按在铁路上了。。。

  真实的鬼故事(八):

  厕所里奇怪的灯

  我们学校美术室旁边有一个女厕所,传说有一个女生怀孕了,不敢告诉家里人,结果在那个厕所里把小孩生下来,丢在那里,自我跳楼死了.之后有一个学姐晚上在美术室里画画,听到有脚步声,然后就看见厕所里的灯亮了(厕所里的灯是自动的,有人进去就亮.有人出来或着有人在里面呆了很久不动的话自我会熄灭),没看到人,当时并没有在意,过一下子灯又自我灭了.

  这个学姐觉得很奇怪啊,她胆子比较大,就进去了,结果什么也没有,也没看到人出来.吓的跑回去了.之后一向就说这边经常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最终听说学校找过驱鬼的人来,还画了一道符,之后就好多了。

  真实的鬼故事(九):

  这个故事是之后听说的,虽然我亲历过,可惜我没印象了,是被我妈抱着看热闹的。

  那是一个年轻农村妇女,结婚没两年,生了个儿子,可惜得了场病,没有躲过去,就撒手而去了,留下的孩子没人照看,就由孩子的姑姑收养了,姑姑家也有自我的孩子,两个孩子一齐玩耍倒也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这孩子不细心吃饭的时候,打破了一个碗,姑姑生气了,随手就打了这孩子两巴掌,孩子开始哭,这时候就出事了。

  据说姑姑突然怪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摔倒了,再站起来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和走路的姿势就全变了,熟人一眼就认出,那恍然就是孩子死了的亲妈。

  一时间,村里哄动了,许多人都围来看热闹,(我妈抱着我也在其中),姑姑就在屋里哭闹,以孩子亲妈的腔调埋怨姑姑打孩子。有些年长的长辈就开始劝解,证明孩子的姑姑其实一向对那孩子很好。劝了一会,姑姑不闹了,开始和人们聊天,这时候很多过去的熟人都过来打招呼,过来问你明白我是谁吗?姑姑就说怎样不明白啊你不是谁谁谁吗咱俩过去老纳鞋底子,等等。

  有的长辈担心出问题,就劝她说,你看这边也没事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你的孩子我们保证给你照看好。姑姑就说那好那我就走了说着分开人群就向村外走,人们在后面跟着,走着走着,快走到孩子妈的坟地的时候,姑姑突然就摔到了,众人扶起来,她一脸茫然,说我怎样在这你们这是干啥呢,老人就告诉她,你别管我们干啥,以后千万不能打孩子。

  真实的鬼故事(十):

  没事请不要乱拍照

  一个学长说他有一个朋友出去玩看见一件白衣服很漂亮,就站在旁边让他朋友用数码相机照下来,结果回去洗照片发现有一个小孩的头,小孩用手托着下巴。再看数码相机上却什么也没有。

  真实的鬼故事(十一):

  电梯里的灵异事件

  我们女生寝室有10多楼,所以有电梯,最大载重量是13个人,还都是170斤的人,反正我到这边的时间里从没看见电梯超载过,即使挤满了人也都没事,因为都是女生啊,比较轻嘛.可是有一天晚上11点多我和同学下楼去吃泡面,等电梯,就看见有一个电梯上头显示了"FULLLOADING"就是超载.吓的我们跑回宿舍了.你想啊,晚上11点多,怎样会有13个170斤的女生同时挤进一个电梯呢并且这种情景不止一次了,我们也只好归结于电梯坏了.

  真实的鬼故事(十二):

  刚搬进来这几天刘飞晚上总感觉脖子痒,不舒服的很,可是照照镜子,连个红点都没有,更别说疙瘩了,刘飞觉得可能是春天皮肤较干燥的原因,没怎样当回事。

  晚上楼上那家的地板总是发出哒哒哒哒地响声,搞得刘飞休息很不好,刘飞很恼火,既然房子的质量这么差,那么平时就得注意不要影响别人休息才是。刘飞刚刚搬来不久,觉得还是先忍一下比较好。可是,只好几天了,每一天都会响,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半夜的,又开始响了,刘飞换下睡衣,直奔楼上。没有人来给刘飞开门,刘飞很是郁闷,明明刚才还哒哒哒的,他开始愤怒的敲打房门,可是许久也没有人来给他开门。吱呀,旁边的房间门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怯怯的探出头来,“年轻人,不睡觉,跑来敲什么门啊,还敲没有人住的房子的门,神经有问题啊…….都这么晚,深更半夜了。”“什….什么……没人?怎样会呢…….明明有人啊,我每晚上都会听到有高跟鞋的似的声音啊…….怎样可能没有人!……..”“真的没有人,多久没搬来新房客了,我一个老婆子骗你干什么。”“没,没,没有人……..”刘飞结结巴巴,他心里想着,如果不是人……..那……..刘飞沮丧的回到房间,“没有人…….”哒哒声依然想着,刘飞拿了支肤简便给自我的脖子上药。“如果不是楼上,那又会是哪里的响声呢,明明就是从楼上传来的么。”

  刘飞精神疲惫,自从搬到那里一来精神状态一向就不是很好,工作起来也不是十分顺心。“都怪那可恶的哒哒声,还有这刺痒的脖子,怎样回事儿。”下了班,刘飞直奔医院皮肤科。医生仔细的检查以后,“很痒?可是,什么病症都没有啊,不是蚊虫叮咬,也不是什么过敏症状。”医生摇摇头,无奈的说。“是不是我家里有什么让我过敏的东西,因为,回家才会痒,睡觉的时候,也不痒啊。”刘飞一脸茫然,“这个嘛……”医生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刘飞郁闷的回到家。

  真实的鬼故事(十三):

  徐波和徐海是一对双胞胎,在上高中,虽说是双胞胎,两人性格截然不一样,徐波不太喜欢说话,学习成绩也不太好,有时经常自言自语,弄得同学们都不敢接近他。

  而徐海开朗大方,喜欢打篮球,又是班里的班长,班上得到班里不少女同学的爱慕,同学们总是从感觉上一眼认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父母除了直觉外,两兄弟的眉毛边各有一颗痣,哥哥的在左边,弟弟的在右边。在很多人眼中,弟弟就是天使,而哥哥就像瘟神。毕竟是自我亲生的,母亲除了经常会数落徐波几句,到也不偏袒谁。此时,父亲总是拍拍徐波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放在心上。

  徐波徐海的老家在乡下,仅有每年清明节,父母才会带着他们回老家祭祖,一家四口乘坐城市通往乡村的公交车,颠颠簸簸的来到乡下,下了车,又走了一段土路,最之后到了老家,徐波沉默寡言,蹲在地上,用一根树枝,拨弄着地上的土块。

  “徐波,干嘛呢,一点都没有哥哥的样,看我们忙成这样,也可是来搭把手。”妈妈瞪了徐波一眼,提着祭祀用的纸钱走开了。徐波似乎没听见,仍然自我拨弄着。

  “哥,走,上山去了。”徐海走过来拉着徐波的胳膊,徐波站了起来,扔掉手里的树枝,点点头,跟在了弟弟的后面,向山上走去。

  农村里,各家有各家的坟地,所以一路上,四处都有坟,东一座西一座的,没有统一的线路,要走到自家的祖坟旁,不得不在这些坟之间穿梭着。

  刚下过蒙蒙的细雨,路边的草湿漉漉的,弄的她们四人腿脚都湿了,这时,她们的妈妈突然滑了一跤:“哎哟!”纸钱洒了一地,衣服裤子也沾上了不少泥土。

  真实的鬼故事(十四):

  缘分

  我表爷爷(我爷爷的表哥)有一个双胞胎的兄弟,自小就失散了。但我表爷爷却一向坚信他的弟弟还活在这个世上,因为他说他能感觉到。

  时光一天天过去,表爷爷也渐渐老了,他一向都很惦记这个自小失散的弟弟。2002年,表爷爷做为退休前的最终一次出差来到了南京,住在一家普普通通的宾馆里。(我忘记具体的地名了,表爷爷也已去世,没办法查证了)这家宾馆离表爷爷出差办事的单位很近,隔了一条街就是。

  今日是表爷爷在南京的最终一天了,第二天就要回到四川,吃过晚饭以后,表爷爷就沿着老街散步,结果不知不觉就走到一条小巷子里了。小巷子很窄,两边都是老旧的、却很有特色的民房,表爷爷一边散步一边观察着这些古老的建筑。结果当他走到巷子的中间时,从前面开过一辆车来。此时,表爷爷为难了。路很窄,只能过一辆车,表爷爷想从旁边挤过去都没有办法。眼见汽车一个劲的按喇叭,表爷爷过是过不去了,只能往后退,可是眼见都走了一半了,表爷爷实在不愿意往后退,这时看到边上一扇门半掩着,表爷爷想也没想,就推门进去了。

  车开走了,表爷爷正想离开,就见里屋出来一个老头,两个老头一对眼,傻了!两个人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我看过照片,确实很像)表爷爷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这个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之后经过证实,这个从里屋出来的老头果然就是表爷爷的双胞胎弟弟。两个失散50多年的兄弟以如此奇妙的方式相见。表爷爷常说,感激那辆车,感激那扇没有紧闭的门,感激那条窄小的巷子。

  感激缘份。

  真实的鬼故事(十五):

  他是一个法医,一个很优秀的法医。他的鉴定结果多次帮忙警方顺利破案,报纸也多次报道他的事。这天晚上,大概凌晨两三点时,他听到床边有电话声响起。“喂谁啊”他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梁医生,XX街发生了一个命案,死者死状极惨,期望你明天一早能到现场去看看尸体,也许能找到一些帮忙破案的信息。”他依旧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可是听到命案他还是下意识的记住了:“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去现场。”“那就多谢了,请你必须要来啊……”

  第二天一早,他便到了XX街,他到时,警察正在封锁现场。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女性。梁医生的大名这些警察都是明白的,他顺利地对周围以及地上年轻的死者进行检查。他最终忙完这个案子,凶手已经明确,剩下的都是警察的事了。回到家,躺在床上,他揉揉太阳穴,忽然整个人一个激灵:他的卧室,根本没有安电话……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